官方网站

示例图片三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建筑人生

父亲的“江湖”

2018-06-15 14:32:55 官方网站 阅读

父亲的“江湖”

雷明富(北京公司)

 父亲爱看“武林风”,常常念叨说当年应该去嵩山,偶尔会为了“武僧一龙到底有没有真功夫”,和我争个面红耳赤。他说自己是“江湖人”,我不知道他的“江湖”在哪,只能尝试着说说记忆中的父亲,也许这就是他的“江湖”缩影。

 要强。这是父亲从小给我印象。父亲出生于六十年代初,是家中老幺,上有众多哥哥姐姐,待父亲成年,年迈的爷爷已无力支撑,家境自然窘迫。父亲不爱务农,嫌弃挣钱太慢,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干些大业,对收谷子捡芝麻的事不太瞧得上。为此,八十年代,父亲养过兔子、鸽子。后来跟人学徒,当过油漆工、渔民、屠夫,贩卖过稻谷、棉花、黄麻、生猪等等,但终无所获。九十年代,种地愈发艰难,养家糊口都成为奢望。家中有长辈在地方从政,不少人劝父亲去投奔,他却宁愿面朝黄土背朝天,干他“最不愿意干的农活”。他常说,我一辈子不求人,即使再穷,也不愿意去打工,不看人家脸色吃饭。但要强的父亲,也有“食言而肥”的时候。我上初中时,家里实在凑不出钱。临近报名期限,父亲踌躇再三,还是提着两尾鱼,去找了他信用社的朋友,借了几百块钱为我交了学费。当时不懂,回过味来时,我已入而立之年,亦为人父。

 豪爽。父亲的朋友多在老家是出了名。他年轻时仗着酒量好,五湖四海、三朋四友,来者不拒,皆能称兄道弟。直到现在,邻里间偶有纷争,也常邀请父亲出面调解。小时候农村婚丧嫁娶流行自制家具,父亲擅长给家具“上漆”,于是他早早就成了小“包工头”,带着几个人,四处承揽活。结了工钱,便买些肉、鱼之类的“奢侈品”送回家,转身便邀几个朋友“胡吃海喝”。儿时父母多有争吵,主要缘由便在此。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对父亲的“江湖观”影响颇深。父亲一朋友找信用社贷款,求父亲作担保。他也没多想,随手就签了大名。可后来他这个朋友消失了,父亲作为连带担保人,必须承担偿付义务。老家讲究“债不过年”,除夕夜,其他家都是欢声笑语、喜庆团圆,而我们家冷冷清清。信用社派人守在家中,我和妹妹可怜巴巴的期盼成为“水中月”。此后,父亲交朋友变得慎重,还养成了观看法制频道的习惯,至今普法栏目“故事会”每期必看。

 眼泪。父亲说他从没流过眼泪,包括我爷爷去世时,他也只是红着眼守了七天的孝。但这项记录,自2015年就失效了。这一年的国庆节,一家人团聚,我和父亲觥筹交错,不知不觉两斤白酒见底。往事随着酒意慢慢勾起,讲述起从前的艰辛苦难,我和父亲抱头痛哭,生活的不易、世道的委屈,都掺杂在放肆的泪水中。谁道男儿不流泪,只是未到情深时。那一夜,我彻底大醉。我抱怨了父亲年轻时的轻狂不顾家,抱怨他的争强好胜,抱怨期盼的年夜饭……记忆中,父亲只是一味的擦拭流泪,也不作辩驳,毫不在意他以往塑造的“男子汉形象轰然坍塌”。那年始,家中有事,往往会征询我的意见。但他从不直接开口,总是“唆使”母亲打电话,“曲线救国”。

 这就是我的父亲,身有“江湖气”,从来未曾“高大上”,也无甚光辉伟绩,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“江湖人”。我深受他的影响,也必将延续他的“江湖事”。

 

 


Powered by 中建三局二公司  ©2017-2019